瀏覽人次 : 1208    回應 : 0
虬髯客與泛民政客(2)
 
王文彥
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
中原地產創辦人
2018年4月23日

大家可能把注意放在李靖和紅拂女的浪漫愛情故事,我的眼睛則聚焦在虬髯客的言行上,特別是下述情節:

虬髯客自稱善相,想見李公子。劉文靜遂派人去請,只見李公子著便服褐裘而來,神氣揚揚,貌非尋常,原來這李公子就是李世民。虬髯客見後,不覺色變,招靖密語說:「果是真天子,此處已有真人在,我將別謀他處。」

虬髯客胸懷大志,隋末亂世,他要打天下得天下。虬髯客見過李世民,色變而說「果是真天子」,「真天子」是指它日會奪取天下、成為皇帝的人。虬髯客有這個判斷,當然不是單憑相李世民的面相,還可能事前做過不少調查研究,所謂「見後」是指虬李相見面談後,種種加起來就使虬髯客足以審時度勢,深思熟慮地得出在中原不可與李世民爭鋒的結論,要稱王稱霸唯有遠走他鄉。

「我本打算在此建業,逐鹿中原。既遇真人,不能再留此處。太原李氏,真是英主,三五年內,當致太平。」

這段話,虬髯客說得更白,明言原要在中原逐鹿天下做皇帝,但眼見李世民盡得天時、地利、人和,更兼才智謀略在己之上,知道不可與他爭鋒,遂決定在另一適合地方遂其平生志。虬髯客並斷言李世民不出三五年就平定天下。

「十數年後,東南數千里外傳來異聞,便是我的意之時,李郎與吾妹可瀝酒相賀。」

「唐太宗貞觀年間,東南蠻奏稱海外番目,入扶余國,殺主自立,國已大定。李靖知是虬髯客成功,與紅拂女張氏一同瀝酒向東南拜賀。」

虬髯客當時已預備自己的Plan B,將銳意在東南數千里外的扶余國發展,不惜費時十數年以達稱王的志願。

斷定李世民會強勢崛起及不可爭鋒後,虬髯客有二個抉擇;留在中原協助李世民打天下,謀求做唐朝開國大功臣,裂土封侯;遠走他方,謀求在該地稱王。

虬髯客最終選擇了第二個抉擇。為什麼他作出這個選擇呢?多半因為他是寧為雞口莫為牛後的人,寧願做小國老大,亦不作大國老二;自知有野心,有霸氣,容易招李世民及其親信之忌,一個不小心,做不成大國老二,反倒成了階下囚,甚至人頭落地。虬髯客最聰明的地方,就是永不選擇與李世民為敵,否則他的下場將如被李世民所擊潰及捕殺的大軍閥及敵對者薛舉、薛仁果、宋金剛、劉武周、王世充及竇建德。

我常說香港政客(特別是泛民政客)不諳歷史(特別是中國歷史),結果是在分析時局,作出關鍵性決策時缺少了一盞指路明燈,往往錯誤百出。

虬髯客的言行有甚麼現實的政治意義?

回歸以來,中國已是香港的宗主國,香港這片土地正式納入中國版圖,它正透過基本法及一國兩制來管治香港。最近十年,中國更是在全球強勢崛起,綜合國力僅居美國這個世界第一強國之下,並且有超越美國的發展勢頭,但泛民政客(及他們的支持者)對這個現實視若無睹,逢中必反,反對接受北京對港的管治權,反對中港融合。

和虬髯客比較,泛民政客選擇了虬髯客永不選擇的與中原的「真命天子」為敵,也這樣走下去,一定自招各方面的『殺身之禍』。

泛民政客應該師從虬髯客,上著是接受北京對港的管治權,不再逢中必反,逢建制必反,歡迎中港融合,在香港政壇做一個忠誠的反對者;次著是離開香港及中國版圖,在外國尋找他們的烏托邦;永不做中央及特區政府政治上的死敵。

 

- -

我要回應
我的稱呼
回應 / 意見
驗証文字
 
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